の嗎 啡 不 苦の

记丶人生中的一件大事

    2017年3月11日19点42分,磨磨蹭蹭了6年的我们两个人,终于以我的坦诚进入了新的阶段。
    半个月前,这件事就以一种“浮现”的方式突然出现在我脑海中,像一颗落在贫瘠土地上的种子,突然间发芽了。倒不是说我忽然之间开窍了,只能说是我忽然之间想通了。
   “你现在和他每天打一个电话,时间比我们的都长,假如有一天他有了女朋友,肯定就不会再和你如此频繁的打电话了。如果是这样,你受得了吗?”
   “……”
    这是我第一次在和母亲的闲聊中败下阵来,被问的哑口无言。是啊,到了那个时候,我们还有什么理由出现在彼此的生命里?
   “不管怎么说吧……至少我这一辈子不会再画6年时间谈一场恋爱了。”我皱着眉头,笑着说。
    

    两个别扭到如此地步的人。“只想静静地守护你”什么的狗血情节,真真切切的发生在了厌弃言情剧的两人之间。曾几何时,我也想过“分别”的到来,还发自内心的给自己做了思想工作。
  “你对人家有感觉,人家又不一定喜欢你,干嘛这么自作多情呢?应当是将他放在心底。不舍也没什么好怕的,等到他到了更好的平台,遇见了更好的人,再退出也没什么遗憾了。”可惜啊~可惜~真实的谎言在现实生活中被打碎的彻底。
   我终究还是面对了自己的真心。

   “你现在有时间吗?”
   “有啊。”
   “有作业吗?”
   “不急的。”
   “那我给你说件严肃的事情……嗯……能不能把我们的革命友谊,升华一下?”
    ……
    ……
   “这么直接啊……”
   “所以呢?已经六年了,在磨蹭下去,已经没什么意义了。”
    ……
   “我想说这句话,已经很久了。没想到,还是被你抢先了。”
    “所以,这一次算是我完胜喽?”
    “是啊。你赢了,不过我真的没想到你会这么直接……三句话就进入主题了,单刀直入,确实是佩服。”
    “对付你这种情商过高的人,打一发直球是最有用的了。模模糊糊的说,估计我们都不会承认吧,还是直接挑明了好。”
    “没人比我更了解你,但是,你还是给了我一个惊喜啊。”

  
    

神与荆棘

   简单说说我认为的龙套和师匠之间的关系
   (其实是朋友出的脑洞题……觉得特别合龙套和师匠的关系就写成这个了……)

   龙套是“神”。
   超能力强悍到逆天,并且为人单纯,及其适合欺骗和“诱拐”。但是,正因为如此,他才更加“危险”,不仅对于他身边的人,更是对于他自己。
   能力越大,责任越大。强悍的的力量需要更强大的意志力进行控制,不然,造成毁灭性的灾难就是在所难免的。打击和刺激不可完全躲避,到那时,无意识状态下的爆发,不仅是自己的敌人,连朋友和至亲都会被毁灭殆尽的。另外说一句哦,世界上年纪最小的杀人魔才八岁。(当然我觉得这个例子并不恰当)
   而且,善良到为了他人而抹杀自己个性、隐藏情绪的龙套,看到无辜的人死于自己的手下,他又会怎样呢?要知道,最痛苦的感情当然莫过于后悔与愧怍。
   这样看,“神”堕化为“魔”是注定的事情······
   吗?
   有人不同意呢。
   师匠大boss说了:“如果不想做的话,可以逃跑的。这是身为一个孩子的权利。”在他眼里,龙套只是一个心智尚未成熟的孩子,并且因为过早的认识到自己与他人的不同而恐惧不已,只是这样而已。
   从表面上看,要拿一种东西来比喻师匠呢,最合适的应该就是“荆棘”了,卑微而丑陋。在现实的社会中屡遭挫折后,选择了鲜有人涉足的角落。什么都不谈,他首先是一个奸商,其次,他也是最大的骗子,是唯一一个为了利益诱骗“神”的存在。而且他也是脆弱的,按照“零和十”的说法,他确实是无力的,而在开新闻发布会的时候,也成功被人“套路”,连自己引以为豪的口才都一时无法扭转舆论的导向。
   但是,他确实是最有良心的骗子。对客户,他有职业操守;对龙套,绝对的人生导师。
   师匠,除了超能力什么都会的男人,是在关键时刻,可以捆住崩溃的“神”的“荆棘”。




  其实并没有说的很清楚到底是什么关系……
  看漫画也是半夜一口气看到连载的地方的……有些地方可能不太对´_>`发现不对劲的地方要指出来哦~有不同想法的话可以评论哦(当然不评论也没什么关系´_>`)

关于《逍遥游》的蜜汁脑洞……

   在QQ空间里面看到了一个梗。这么说的“北冥有鱼,其名为鲲,鲲之大,一锅根本煮不下。”然后在长途高铁的折磨下,又加之没有吃晚饭,终于要疯了,于是憋出了这么一个脑洞……

    北冥有鱼,其名为鲲,鲲之大,一锅根本煮不下,需分而烹之。
   其头,肉虽无多然味极鲜,宜清蒸。另制酱料,取油三大勺,酱油小勺,米醋小勺,捏咸盐一撮,花椒数粒,切葱段于锅中,武火爆炒。加水,则淡而无味,故以油代之。少顷,鱼可食,置酱料于其上,味极鲜而肉肥美,其脑髓为食中之珍品,食之者非富即贵,寻常人等皆不曾闻之。
 
   其肚腹肉质紧实,生啖最佳。去其皮,观其里,经络清晰,色泽鲜红。细嗅之,微腥,混药草香。入口味清甜,可佐辣根,酱油,米醋而食,然私以为不若其原味也。鲲,非芳草与灵芝不食,无万年藻荇不栖,集天地之灵,汇万物之精。吮其骨者即可容颜永驻,虽如此,不及其肉十之一二也。

   鲲者,抟扶摇羊角而上九天,曳尾于泥涂亦赴千百里,虽有千里马,然不以即也。此皆因其尾之苍劲。故而食尾,非红烧而不可入味。先裹面,煎至表皮金黄。此刻,香气四溢,闻之生津,令人食指大动。遂加水,取糖,盐,酱油适量,姜,蒜,葱段少许,同入锅,加盖,施文火炖煮。其间,开盖数次,香气愈加浓烈,品其汤,若琼浆仙露而不醉人。少焉,撒芫荽以装点。即可食用。有言曰,一人幸得鲲之尾,烹之,数里外皆嗅其香,为世人所惊叹。

果然还是应该发个完整版纪念一下´_>`

大鱼海棠教会我们的……

   看完大鱼海棠……我发现……主角三人的爱情,椿和湫是个彻底的悲剧,椿和鲲是因为悲剧开始,即使最终圆满也付出了太多代价(湫被狠狠地套路了)所以这个故事告诉我们……

    松子和祝融才是真爱(´ ▽`).。o♡

    如果没能在海边偶遇一个需要帮助的异性,也没有青梅竹马能陪你成长,那么……
   
    就培养一个可以知心交底,配合默契的好基友(姬友)吧~~~~~✧٩(ˊωˋ*)و✧起码,到了最后,你不会像湫那样一无所有。
 

   

    (个人观点~)

【芥敦】借梗 注视着另一方的睡颜

 
   第一次写文 而且是借梗

   原梗来自贴吧ID:不去的伤痛

   这样可以吗……我也不知道(T▽T)

   如果有冒犯一定要给我说(つд⊂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 1.注视着另一方的睡颜

   “呼——终于……”完成任务的中岛敦靠着残垣断壁,身体不由自主的滑落。面前布满残缺不全的尸体,鲜红的血迹以一种妖冶的姿态拟作似花非花的东西,象征着它的主人过去的样子。

  残破的衣着包裹着伤痕累累的身体,一如他的心,也早已千疮百孔。本性善良的他抑制不住内心的野兽,最终将这次原本人数比例严重失衡的战斗变成了单方面的屠杀。

  但当一切结束之后,敦柔软的心脏中就只剩下无尽的忏悔。“我已经杀了35个人,我不想再杀人了!”他忽然想起镜花的话。自己又杀了多少人呢?他不想去计算,人死不能复生,这样做无非是心理上的自虐而已。

   过度使用异能让他的意识逐渐陷入迷蒙,中岛敦抗拒了几秒,终是敌不过休普诺斯的翅膀在他耳边扇动的声音。

   算了,就这样吧……与其为罪行继续痛苦,不如……

   芥川赶到的时候,眼前就是这样的景象。失去热度躯体.残肢.血液,零散的弹壳分布在周围,反射微弱的亮光。在一边的墙角,蜷缩着一个瘦弱的青年,双臂和双腿的衣料因为兽化而被挣碎,将白皙瘦弱的四肢暴露在冰冷的空气中

   一股腥臭的气味扑面而来,芥川厌恶捂住口鼻,他忍不住咳嗽了两声。要不是太宰先生的要求他才不来接他这个懦弱无力的搭档。(显然他忽视了前几次和中岛互殴的惨烈。)

   “喂,人虎!”芥川蹲下身,但是缩成一团的敦只到他的胸口位置,他从来没注意到这个一米七的男子可以变成这么小一只。

  中岛睡得很熟。他将双腿藏在环抱的双臂间,头歪向一边,微张着嘴,双唇随着轻微的呼吸声微微颤抖。明明已经成年了,可他却依然拥有一个孩子的面庞,皮肤偏白,线条单纯。被汗水浸湿的刘海在前额上散开,右侧稍长的一绺散乱的搭在肩头,甚至有几根飘进了敞开的领口(暧昧莫名)。

   “嗯……”中岛敦忽然皱起眉头,面部肌肉紧绷,无意识的发出小兽一般的呜咽,像是被梦魇缠身。

   再纯洁的笑容也有可能染上瓦砾的飞灰;再干净的发丝也可能被子弹的余热烧灼;再柔软的心脏也可能被血液与疯狂蒙蔽……何必要在意这些虚无缥缈的可能?比如,芥川龙之介就不在乎,他只要打败眼前阻拦的一切对手,将最绝望的死亡赐予他们,一次一次又一次,然后以尸身筑起达到绝对强者的阶梯,然后……就可以得到“那个人”的肯定……这也许就是他存在的价值。

   但是中岛敦的出现却打破了原本应该一成不变的“平静”生活。为什么要赌上自己的姓名去拯救原本生活在黑暗里的灵魂?凭什么已经拥有了自己追求的“一切”还依然缅怀过去的伤痛?这是弱小者的绝望挣扎与自怨自艾?他自身的价值又在哪里?芥川不明白,他固执的认为,人虎只是一个脆弱卑贱的对手,而自己的信仰足够坚定。确实如此。但即使是一滴水,也能在一片平静的湖面掀起涟漪,何况,那是一颗同样固执且通透的坚冰。

   “啧!”芥川站起身,他莫名的觉得注视这只蠢虎的睡颜是一件值得羞耻的事情。他转身,黑风衣的边缘伸出两个尖锐的角,直击昏睡的中岛敦。然后……从他两臂的缝隙中以一个刁钻的角度穿过……

   “前辈,里面……”被吩咐在外面接应的樋口见芥川出来马上迎了上去,然后……就看到被像婴儿一样举在半空中的人虎,还睡的呼天抢地的……

    这就有点尴尬了不是么~~

      end~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 写完之后发现……啊嘞 我是不是对“睡

颜”理解错误了……人家不是说段子

么……算了´_>`